海棠不悔

【HP】焉耆1(伏德)ooc甚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“Lord.”Draco单膝跪地,恭敬的低头对眼前穿着黑袍的人说着。
   “Draco.”那人用着像蛇一般的声音呼唤着,“Look at me.”
   “Yes,lord.”Draco的视线微微上移,却因为恭敬停在了他的下巴,眼睑示弱势的垂下来。他没有直视他的Lord,
  不仅是因为恭敬,更是因为不敢与恐惧。最近他的Lord越来越暴虐而不理智了,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会被钻心剜骨,他还没有活够呢。哦,梅林,那滋味,真是,啧啧,真是让人永远不想再体会到下一次。 
  “Draco,Look at my eyes,不许对我撒谎,Lucius在哪.”那人说着,同时间一个钻心剜骨过去,让Draco不可抑制的抖了一下。“Draco·Malfoy,告诉我,我‘忠心’的仆人Lucius在哪!!”
那人显然因为Draco的不配合而有些恼怒。
  “Lord,”Draco现在已经不想再和这个已经没有理智的疯子说话,“您忠实的仆人真的不知道。”梅林!这个疯子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,绝对不能让他把father找到,不然一切就全完了。Draco在心中这么想着,脸上的表情却一点也没有变。
   贵族的礼仪真是厉害,无论心中怎么神游,表情上却是丝毫都没有体现出来。
   “Draco!我‘忠实’的仆人!我要听你的实话!!”Lord有些震怒,竟然有人敢不回答他的话,看来他的需要好好整顿他的仆人了。
   “Lord,”他有些微微的烦躁,却还是掩饰好了,“您……”!!!唔!!
   Lord没有再听他狡辩的话语,又一个钻心剜骨甩了过去。
   好痛!!Draco咬紧了下唇,心中不让他见Lucius的想法更浓重了,如果让father见到了他,father一定会被这个一点理智都没有的疯子个折磨疯的。
   “Draco,我要听你的实话!”那人震怒了。“钻心剜骨,钻心剜骨。”
那人又甩了两个钻心剜骨到Draco的身上。
   ‘唔!好痛!’Draco忍不住倒在地上,身体蜷缩着,不断的痉挛起来。
   平时闪亮的浅金色的头发也变得黯淡起来,疼痛让Draco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。
   他的指甲陷入了肉里,点点的血丝从四个月牙形的印记里流出来。
   “好啊,看来我衷心的仆人不想告诉我事实啊。”那人讥讽道。“那么……摄魂取念!”
听到这句咒语,Draco忍不住睁大了双眼。
   ‘绝对不能让他看见!’此时这个想法充满了Draco的心灵。
   然而Draco的这个想法并没有实现。
   他的记忆还是被那个人查看了。
   从小到大的喜怒哀乐,对于救世主Harry potter的嘲讽,对于自己那么懦弱的悲伤。
   还有从小到大对那人莫名其妙的爱恋。
   那人看完所有的记忆,却还是没有发现Draco记忆中Lucius的所在地。
   那人意味深长地笑了。
   “喜欢”吗?这个可以好好的利用呢。
想罢,那人微眯着血红的双眼,定定地看着Draco。
   忽然,他笑了,他的笑容是那么恐怖。
   早已变得不再俊美的他的面容可怖极了:微眯着的血红双眼,早已没有了鼻子的脸简直就是一个光溜溜的鸭蛋。
   “为什么我在你的记忆里没有看到Lucius的现在处在的地呢?明明你喜欢我,却把自己心底的秘密藏起来不给我看,你真的爱我吗?”那人玩味地说。
   “!”此时蜷缩在地上的Draco猛地睁大了浅灰色的双眼。
   ‘竟然被看到了这个!’Draco不敢说话,‘唔……好疼……’
   “那么,告诉我,Lucius到底在哪?”那个人带着诱惑的声音问着Draco,声音十分低哑深沉,带着可怖的嘶嘶声。
   “Lord,”Draco此时终于说话了,尽管声音有些颤动,“您忠实的仆人真的不知道。我……!”
   话音未完他便又颤抖了一下,因为那个人又用摄神取念查看了他的记忆。
   那个人看到了Draco更深的记忆。
   五岁时生日宴会的随意,六岁故意蒙混过去的继承人教育,对于麻瓜们的不屑一顾,与对爸爸的叛逆。
   那个人又一次看完了Draco的记忆,却还是没有看见Lucius的藏匿地,有些惊讶地挑挑眉。
   ‘真的不知道吗?怎么可能?’那个人有些兴味地勾起了嘴角。“嘶——【纳吉妮,你觉得小Malfoy真的不知道Lucius的藏匿地吗?】”
   那个人的嘴中发出了阴冷诡异的声音,真让人感到恐怖,尤其是此时躺在地上脸色苍白,冷汗直流的Draco Malfoy。
   只是,那个人旁边巨大无比的蛇可不这么觉得。
   它发出了声音做出回应。“嘶~嘶嘶嘶——    【不知道呢Tom,这个人的味道我很喜欢呢,留给Nagini做伴吧~】”
   “嘶~【好啊,我的小公主。】”
   那的人又重新把视线放在Draco的身上,沙哑低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:“小Malfoy,我的Nagini很喜欢你,那么你就和她做个伴吧,你说呢?”猩红色的双眼微微眯起,话语中有着不可抗拒的威胁。
   霎时间,Draco汗如雨下,他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。
   ‘看来,我是一定会死的了。’即便早就抱着必死的决心,此时的他还是忍不住的恐惧,求生的意志紧紧包裹着他。
  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!
   Draco急促的张口,无声的嘶吼着,但是,迫于那个人身上猛地发出的魔压,他还是无比懦弱的妥协了。
   “Yes,我伟大的主人,您卑微的仆人知道了。”Draco为了家族和自己与家人的性命,把自己的底线和尊严一而在在而三的放低,此时他们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,要是曾经的Draco知道了,一定会非常惊讶,但是,现在的他为了保命,没有任何办法。
   “那就好。”那个人不在意的说,他知道只要说出来那个懦弱鬼Draco为了保命就一定会做的,但是一些小小的兴致冒了出来,使他放出了自己那磅礴又巨大无比的魔压。
   他看着Draco那懦弱又恐惧的样子十分开心。
   “嘶~【我亲爱的小公主,这下你开心了吗?】”“嘶——嘶嘶~【Tom,Nagini很开心,最喜欢Tom了,比喜欢最新鲜的小羊羔还要喜欢。】”Nagini愉快的摆了摆自己那巨大的蛇尾,然后游到了Draco的身边。
“嘶~【Tom,我可以先和这个人玩一会吗?】”
   那个人似笑非笑的看了Draco一会,看着Draco恐惧的样子吐出了阴冷的蛇语:“嘶……【当然了,我亲爱的Nagini,随便你。】”
   Nagini扭了扭身子,巨大的蛇嘴中吐出了猩红的信子。
   那个人对Draco说:“Nagini很喜欢你,你就好好的和她玩吧。”
   Draco的身子不住地颤抖,终于,他狠下了心。“是的,主人,您忠实的仆人很愿意。”说罢,恐惧无比的跪下,在地毯上吻了一下。
   ‘只要能活着。’Draco这么想着,‘只要能活着,事情一定会有转机。’
   那个人似乎看透了Draco的想法,罢了罢手,示意Draco下去,“那么你先和Nagini玩一会吧。”
   “是。”Draco‘恭敬’俯了俯身子,退了下去,尽管那个人的话对他来说就是恶魔的话,但是为了家族和活着,他什么都能做的出来。
   话是这么说,但是他很懦弱,并且,有的一丝莫名的正义。
   ‘爸爸,妈妈,我好想你们,你们的小龙好想你们。’黑色的面具下,Draco灰蓝色的眸子中有水光闪过。‘爸爸,妈妈……’
   那个人似笑非笑地看了Draco一眼,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说:“看来我们的小Malfoy似乎有些不满啊。”

第一次和别人一起语c,配合的居然很好,爱他(她?)么么哒
占tag抱歉

我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

我的肩胛骨那里在睡觉时候,无论是平躺着还是向右侧躺着都觉得疼,小诊所看说可能是皮下的肿瘤,我爸看了说是脂肪瘤然后对我说没事,我从网上看了一下我觉得我是可能动手术的,呵呵,我怀疑我是不是我爸亲生的。